“没钱,怎么谈女朋友”

认识桦的时候,已经是大四了。桦和我同届但不同系,我俩是在学校组织的一次大型活动中认识的。平心而论,桦是个很吸引人的姑娘,她算不上有多漂亮,皮肤微黑,但性格却非常好,开朗却不太张扬,不像有些外向型的女孩疯疯癫癫的,桦是我喜欢的那种类型的女孩。从第一次接触桦,我就喜欢上了她,但我却没有勇气对她有所表示。

我是个很普通的学生,我长得不帅,家境很不好,学业也是一般,在当下如潮般的大学生中我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了,就像落入大海中的一滴水,找都找不见。

遇到桦之前我的感情生活基本上是空白的,周围很多同学出双入对的,恋爱谈了一茬又一茬,只有我逍遥在爱情之外,我以为大学四年我就这么孤独地度过了,可在大四的时候,我遇到了桦。

从大四那个寒假开始,我们已经不能安心地呆在校园从容地度过大学生活的最后一段了,参加各类人才招聘会,写简历、写自我推荐书、写求职信……再分头寄出,这类事情彻底打乱平静的生活和平静的心。

还没毕业我俩的工作都落实了,我和一家公司签了约,桦也进了一家国企。当然,这算不得太理想,不过现如今能有个稳妥的饭碗都应该感谢上苍了,我很满足。

还记得在我们即将走出校园的那个晚上,我和桦坐在学校教学楼后花园的石椅上说着话,她抓着我的手对我说,让我相信她,她会永远在我的身边,不会离开我。

桦是个很上进的女孩,她在工作上很尽心也很努力,工作不久就赢得单位上下的一致好评。她周围的追求者也多起来,尽管我相信桦,但我的心里还是没办法踏实。

我想像刚毕业的时候那样“跑通勤”,每天到西固去看她,每天看到她我心里也许会踏实些,但办不到,上班两年,肩上的担子越来越重,再不能像刚毕业时那样轻松自在了。

不能天天见到桦,我一有空就给桦或打电话或发短信。刚开始的时候桦对我的短信总有回应,慢慢地她表现出不耐烦,说都这么忙的,“又不是小孩子,老发这些你觉得有意思么?”

我知道她变心了,这个反应是变心的前奏,我有预感。我的预感没有错,慢慢地她和我的联系少了,电话里我听她述说着那些有钱人的生活,我听得出来她对那种生活的向往。

其实在这个社会,女孩子希望能和有钱和有能力的人生活在一起,那样自己的下半辈子能过得好点,这点我能理解,但现实是,我不能给她提供这样的生活,我能为她做什么?我和她在一起只会挡着她的幸福!她还没有明确说出这样的话来,但这意思已经包含在她的羡慕和失落中了。

我爱桦,我为桦能做的是主动离开她,给她的幸福让道了!那段时间我特别痛苦,我拿不出勇气果断地对她说咱俩结束吧。

可现实是我俩不得不结束了。直到有一天,从她的朋友的口中听到她和一个很有钱的男子来往频繁,听到这个消息,我认命了。

我对桦说:“我不能给你你想要的生活,我们分手吧。”我说得很平静,装出来的平静。桦用默认的方式接受了我分手的提议。临分手的时候,她说:“无论怎样我们都是朋友,是不是?”

虽然分手了,她还遵守着做朋友的诺言,隔三差五还会给我发个短信来,或问候或祝福,逢年过节的还打电话来。我陪着她扮一个分手恋人成朋友的角色,可这个角色让我很难受,我不想成朋友,因为我心里还爱着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