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朋友闺蜜奶好大下面好紧 男女18禁啪啪无遮挡剧烈

男子整个人都蒙掉:“我……我只睡女人,不睡男人……”

棠妙心微笑:“玉公公他不算男人。”

男子想哭:“但是他也不是女人啊!”

棠妙心瞪了他一眼:“你什么意思?是嫌弃玉公公不男不女吗?”

玉公公:“……”

男子小心翼翼地看了玉公公一眼,缩着脖子大气不敢出。

棠妙心双手抱在胸前,看向玉公公:“你看看你,不男不女的活着,连市井的小混混都嫌弃你!”

“你那么关心男女之事,却无能为力,我最喜欢帮人实现心愿,可是这种要要讲究你情我愿,不能勉强。”

“要不这样吧?我出一万两,帮你找愿意睡你的人,你不用这样看着我……哎,你别跑啊!”

玉公公哪里还顾得上太子交待的任务,撒丫子就跑。

棠妙心在他的身后喊:“你别急,我的承诺不会因你离开就失效,会长期有效的!”

“我在这里放下话,以后谁第一个能让玉公公完美的享受鱼水之欢,就可以到我这里领一万两!”

玉公公听到这话差点没一头栽在地上,这女人是疯了吧!

棠妙心见所有的宾客都在看她,她微微一笑:“大家这是要给玉公公做见证吗?”

“放心,我最重承诺,为了玉公公的幸福生活,欢迎大家把这个消息散播出去。”

众宾客:“……”

他们本来是来看宁孤舟的笑话,没料到,却看了太子的笑话!

万户候府的这位嫡次女,长得貌美如花,行事却胆大包天。

太可怕了!

一个个连酒席都不敢吃,找了借口就溜之大吉。

只是倾刻间,原本宾朋满坐的喜厅,很快就一个人都没有了。

棠妙心啧啧了几声,看来她今天是一战成名了。

这些人的胆子也太小了,她还有好多手段没用,就等着这些人来找碴,结果全落荒而逃了。

她含笑看向宁孤舟:“王爷,不好意思啊,把你的客人全吓跑了!”

宁孤舟看着她的眸光有些意味不明,他知道她行事异于常人,但是却没料到她生猛至此。

也是,她要是不够生猛的话,那天晚上也不敢劫他。

他一想到那晚的事情便冷哼一声:“你居然还知道不好意思!”

棠妙心一脸娇羞地道:“那是,人家脸皮薄,王爷这样夸人家,人家会脸红的!”

宁孤舟:“……”

王府众侍卫:“……”

她是不是对夸人这个词有什么误解?

莫离走到宁孤舟的身边,有些担心地问:“王爷,王妃今天打了玉公公,会不会出事?”

宁孤舟斜斜地扫了棠妙心一眼:“能出什么事?顶多被太子找麻烦而已。”

棠妙心凑到他面前道:“我好怕太子找我麻烦啊!王爷是不是会派人保护我?”

宁孤舟冷哼一声离她远了些:“你会怕?”

棠妙心点头:“是啊是啊,人家胆子可小了!”

宁孤舟一脸无语,如果不是亲眼见到她刚才动手的样子,他简直没法把此时娇怯的小女人和刚才的母老虎联系到一起。

他隐约觉得,把她娶回王府后,往后王府怕是再不会无聊了。

他懒得理她,扭头便走。

棠妙心在他的身后喊:“王爷,你先别走啊!你还没有告诉我,我住哪里了!”

莫离看着她的眸光一言难尽,却还是尽职地道:“王妃,这边请。”

棠妙心夸莫离:“小哥哥不但长得好看,还体贴细心,不错!”

莫离从来没有被女子这样夸过,更不要说她还是王府的女主人。

他红着脸道:“王妃过奖了。”

棠妙心看到莫离拘紧羞涩的样子有些好笑,她没说什么啊,他害羞什么?

反正今天也没其他事,她故意逗莫离:“你今年多大了?娶妻了没?”

莫离不是太想回答这么私人的问题,但是她是王妃,他还是硬着头皮道:“我今年二十三,还没有娶妻。”

棠妙心一脸惊讶地道:“你长得这么好看,却还没有娶妻?”

“你家王爷也太不人道了!你别担心,以后我给你介绍几个貌美如花的小娘子,包管你满意!”

莫离:“……”

他真没见过谁家的王妃在大婚之夜给侍卫做媒的!

棠妙心接着问:“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?性情温婉的还是直接爽快的?”

“胖一点的还是瘦一点的?有没有什么特殊的要求?”

她嘴里说着话,一双眼睛却在王府里四处打量。

他们一路过来,走过长长的抄手游廊,遇到过几队侍卫,却愣是一个丫环都没有。

她想起之前听过的关于宁孤舟的传闻:

他性情孤冷残暴,不近女色,喜好男风。

看他这王府里的配置,难道传闻是真的?

她轻掀了一下眉,顿时就有点明白那天她睡了宁孤舟之后,他会是那么一吃了大亏的样子了。

只是不知道府里哪些男人是宁孤舟的爱宠。

棠妙心看向身边的莫离:

眉清目正,看着略有些清秀,身上透着干练之气,肩宽,腰瘦,腿直。

嗯,长得虽然不如宁孤舟,却也很不错!

莫离被她看得心里发毛,说了句:“王妃早些休息!”后就落荒而逃。

棠妙心看他的眼神实在是太可怕了!

如果她不是秦王妃的话,他可能已经动手了。

他跑出十余丈之后,回头见棠妙心已经回房,他捂着胸口喘了口气,再擦了把额角的汗。

王爷怎么娶了这么个王妃?

宁孤舟此时在书房,他沉声问:“人抓到了吗?”

他今天闻到那股香气后突然毒发,立即就打了个手势让王府长史林如风去抓人。

林如风是世家子弟,和宁孤舟有过命的交情,虽不是亲兄弟,却胜似亲兄弟。

林如风点头:“已经抓到了,他招了,是东宫的人。”

宁孤舟冷笑,之前他只是猜他身上的毒跟太子有关,这一次得到了证实。

这些年他为了母妃滔光养晦,这些人却还不放过他!

既然如此,那么他也就不需要再滔光养晦了!

林如风见宁孤舟面色不佳,轻声问:“王爷,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件事情?”

宁孤舟的声线冰冷:“太子不是最好名声吗?那这一次就让他名声扫地。”

林如风立即就知道他的意思了:“我一会就去安排。”

今天太子派玉公公污陷棠妙心不贞不洁的事,很多人都看见了。

这事林如风只需要稍微做点加工,就够太子喝上一壶了。

宁孤舟又吩咐:“再给老二透点气,让他知道之前他的粮行被烧是太子的手笔。”

林如风笑了起来:“二殿下一直在查粮行被烧的事,他要是知道这事了,一定会找太子麻烦。”

宁孤舟对这事不置可否,他的婚事被太子算计,心里原本就不快。

今天大婚,太子还想坐实他娶的是个荡妇,想逼他抗旨,还想让他成为全京城的笑话。

太子想得也太美了!

宁孤舟从来就不是那种任人算计的人,如果不是为了母妃,他这些年也不会对太子百般忍让。

林如风轻声问:“王爷不去洞房看看王妃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