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一个男人是否值得相伴一生,恋爱一阵子就知道了,原因很现实

“有些男人,只能爱一阵子,不能爱一辈子!”

大龄剩女小雅,在选择婚姻的过程中经历了这样的一段感情:她和那个叫阿飞的男人最开始一见钟情,但是在通往婚姻的路上半途而废了。

他们一见钟情的原因很简单,除了彼此的好感之外,彼此其他方面的条件也都很吻合。小雅对阿飞很满意,她问及阿飞对他有没有意见,阿飞也说很满意。

这样的爱情,按理说应该一直爱下去知道天荒地老,可是,爱了一阵子之后,小雅选择了分手,给出的原因是:不合适。

她事后对这段感情的评价是:“有些男人,只能爱一阵子,不能爱一辈子!”

小雅之所以会得出这样的结论,原因不复杂:

看一个男人是否值得相伴一生,恋爱一阵子就知道了!

小雅和阿飞最后分手,不是小雅的错,也不是阿飞的错,错就错在他们两个对爱情的需求不对等。

小雅的态度很明确,她要的就是一个类似“精神伴侣”的男朋友。在她看来,两个人相爱,能够保证精神上一如既往地沟通,才可以相伴一生。

而阿飞前后状态的变化则说明:他对爱情的需求只是维持住一段感情就够了,他不懂爱情的门道,不懂女人的心,一切都想要在女人尊重自己的前提下顺其自然。

可这是不现实的,男人对待爱情,你总得付出点什么,总得考虑到女人的需求,才能维持住爱情。

所以,不光是小雅说的“有些男人,只能爱一阵子,不能爱一辈子”,对于所有女人来说都是如此:看一个男人是否值得相伴一生,恋爱一阵子就知道了。原因如下:

一、爱一阵子,就可以看出观念是否一致。

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三观,以及爱情观和婚姻观,就算你不明确自己是什么样的爱情观,你心里所想所需所喜所恶的一切,就是你的爱情观。

那些还没恋爱就已经发现两个人观念不一致的两个人,当然没有让爱情开始的必要,愣要开始,就只是逢场作戏,注定爱一阵子就会偃旗息鼓。

而现实中更多存在的是一开始看不出观念是否一致的爱情,很多也不是看不出,而是不明显,或者当事人疏于判断,没去用心关注。

这样的爱情,通常一开始都是热情似火的,两个人脑子一热就认为彼此更方面都合适。而这种情况下所认为的“合适”,很多都只是错觉。

不管你在爱情刚开始时有没有错觉,爱一阵子之后,自然就会发现两个人的观念是否一致。

观念一致的两个人,相处起来会很舒服,总是会让你有一种“相逢恨晚”的感觉。

而观念不一致的两个人,相处起来就总是会不舒服,总是会让你有一种“他怎么这样”的感觉。

有些人在爱一阵子之后发现两个人观念不一致,会跟小雅一样选择分手。而有些人虽然发现了却还在将就。至于那种做法对,取决于你自己怎样认为。

二、爱一阵子,就可以看出有没有共同话题。

恋爱的两个人有没有共同话题,也属于观念是否一致的范畴。这一点,同样可以通过“爱一阵子”来得出结论。

刚开始恋爱的两个人,总是会呈现出脑子发热的状态,感觉在一起做任何话,做任何事都是新鲜的。而爱一阵子之后,过了那个新鲜期,两个人有没有共同话题,就很明显了。

上面小雅和阿飞就是如此,爱一阵子之后,新鲜劲儿过去了,就没有共同话题了。这样一来,爱情就会变得很尴尬,很枯燥,很乏味。

试想一下,你和你的恋人连日常的聊天都费劲,那在一起恋爱还有什么意思。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,每天如此,会让你感觉很没劲。

不管是偏重物质层面的女人,还是偏重精神层面的女人,都会很在意男人和自己有没有共同话题。没有共同话题,爱情也就没有下文。两个人聊天都聊不来,这种搭伙过日子的爱情不如不要。

三、爱一阵子,就可以预估以后的生活。

女人看一个男人是否值得相伴一生,就算是想找个“精神伴侣”,也不能忽视物质层面的生活。

综合两个层面去判断,你在和男人恋爱时的生活,就是以后生活的缩影。恋爱时的生活都不怎么样,看不到希望,那以后的生活注定不会好。

这些只需要爱一阵子就可以发现,并不是什么太复杂的问题。生活本身只是一方面,更重要的是男人能否给你让生活越来越好的希望,这才是一个男人是否值得相伴一生的关键。

​女人如果在爱情刚开始的时候不确定男人是否值得相伴一生,那就“爱一阵子”看看效果。如果你明白这个道理,带着目的性“爱一阵子”,会发现更多。

爱一阵子之后,如果你觉得男人不仅观念和你一致,而且有共同话题,生活上也有希望有潜力,这样的男人就值得相伴一生,和他在一起准没有错。

爱一阵子之后,如果你觉得你发现两个人有很多不一致的地方,不仅观念冲突,而且没有共同话题,男人还总是惹你生气,生活上也看不到什么希望和潜力,那就没必要继续在一起。

当然,以上只是从常规的角度去分析。如果你就是不信邪,爱一阵子之后发现了不合适还要继续在一起,就是想一条道走到黑,也不是不可以。值得提醒的是,你要想清楚后果。

你有过人的长处和能力,当然可以去尝试不可能的爱情。但如果你是个常规的人,开始了一段常规的爱情,最好还是按常规的思路行事。与其费尽心思和一个不合适的人继续将就,不如退一步重新选择一个合适的人。(文/东林夕亭,你有故事,就来找我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