酒吧搭讪用这招,100%成功

惊人院是什么?

全球唯一的非正常故事研究中心,脑洞、悬疑、热点、现实,各种题材小说故事带你进入现实裂缝,获取超乎想象的研究成果。

今天的故事和一套具有魔力的积木有关,从主角踏进酒吧的那一刻,它就开始生效了……

这事还得从头说起。

我有一个朋友,我们叫他王哥。王哥突然去世了,他的律师在我们参加葬礼后,私下给了我王哥的遗物。

王哥是我们圈子里的神话级人物,样貌出挑,工作顺利,妻子漂亮。

可是我认识他三年,却看着他越来越不开心。

他抑郁症越来越严重,但身为朋友,也帮不上什么忙。我和王哥颇为投缘,就经常打着“帮他排遣心情”的幌子,约他去酒吧,蹭他顿酒喝。

其实我也是有帮他的想法的,男人喝点酒,吹吹牛,心情也许就好一点。

但王哥从不向我倾诉自己如此抑郁的原因。

不知为何,王哥的妻子有一天突然和他提了离婚。

这或许成了压垮王哥的最后一根稻草,财产交割完毕后的几天,他自杀了。

葬礼后,他的律师找到我,给了我一封短短的信,和一小包东西。

那封信上只有寥寥几句话,大意是王哥从我身上看到了年轻时的他,所以把他最重要的东西送给我,但他又警告我,这东西不会给我真正想要的,最好一把火烧掉。

我看完信,打开那包东西,不禁哑然失笑:竟然是半套恋爱层层叠。

这是一种积木,在有些讲情调的酒吧会有,用来给不怎么熟的一桌朋友融洽关系,情感破冰。

积木分为白色和粉色两种,指头长短粗细,上面会带有一行字,比如“与右边参加者耳语”,或“告诉所有参加者你的电邮地址”等。

这半套积木已经有些旧了,其中一根还脏兮兮的,有胶水的痕迹。

可王哥珍而重之地通过律师把这东西委托给我,还说是他“最重要的东西”······

我在我们俩常去的酒吧吧台上摆弄着这些木条,笑得很勉强。

但就在我把一根上面写着“选择一位参加者,让她用唇膏画你的脸”的积木抽出,放在吧台上时,所有在酒吧中的女性顾客一起转过头,看向了我。

那一瞬间我还以为我裤子开裆了。

但下一秒,我突然低头看眼前的积木。

我试探着随便指了一个妹子,那是这酒吧的常客,也是这酒吧里最漂亮的客人之一,本来以我们的身份差别,她是绝不可能和我有任何联系的。

哦,我不是说我喜欢她。

好吧,我喜欢她没错,但这么好看的人,谁不喜欢?

她被我一指,竟然真的掏出唇膏,走过来,在我脸上画了一朵花儿。

画完之后,那妹子才好像大梦初醒,忙不迭地跟我道歉,说自己可能是喝多了云云,帮我擦拭脸上的唇膏,她身上好闻的香水味就充盈了我的鼻子。

那时候,我知道我的朋友给了我一件非常厉害的宝贝。

我敷衍着那漂亮妹子的道歉,在她马上离去的时候,掏出另一根积木,叠在之前的那根积木上。

“和有好感的参加者定下约会日期。”

然而那妹子只是愣了一愣,就回到自己座位了。

闹了半天,那妹子对我根本没有半点好感。

我鬼鬼祟祟地翻了半天,终于找到了一根粉红色积木,就是有胶水痕迹那一根。

积木上面写着“让右边的参加者,按你的指示去做”。

我换了座位,坐在漂亮妹子左边,悄悄掏出积木,放在桌上。

在我将积木放下时,漂亮妹子无视对面那优质男滔滔不绝地炫耀,将头转过来看向了我。

我将那根写着“和有好感的参加者定下约会日期”的积木举起来,用手指遮住“有好感的”四个字,把“和XXXX参加者定下约会日期”的字样在她眼前晃了晃。

她立刻向我提议,下次一起出去玩,我说看电影,她笑眯眯地说好。

漂亮妹子,哦不,甄欣,就这么和我认识了。

有了“恋爱层层叠”,我和甄欣的恋爱,水到渠成。

甄欣长得好看,身材也好,性格开朗大方,家世也是原先的我完全不敢想象的。

如果是之前的我去追求她,一定徒劳无返。

但现在我有恋爱层层叠。

第二次约会,我把她请来家里,坐在她左边,拿出“让右边的参加者,按照你的指示去做”的积木,和她说:“当我的女朋友,好么?”

然后我将积木放在了面前的桌子上。

她看着我,眼神里满是犹豫,但她最终还是点点头,同意了。

我们愉快地交往了三天,和她出门的每一秒我都倍感骄傲:看看,这个漂亮妞,是我的女朋友!

第四天,甄欣想要在我家里,给我展示她的厨艺。她穿着围裙在厨房里像花蝴蝶一样团团转的时候,我已经在给我们未来的第二个孩子取名字了。厨房里传来她有节奏的切菜声音,咚咚咚咚非常悦耳。

我要和她结婚,永远在一起。

她戴着隔热手套,来到桌子前,我忙不迭地把桌面上的闲杂物品拿开,其中就包括那根积木。

我竟然把那根写着“让右边的参加者,按照你的指示去做”的积木拿了起来。

她将汤放下,脸上露出一种恍惚的神色,看了看我,我从她眼中看到了迷茫和浓重的嫌弃。

接下来的那顿饭,吃得异常沉默而尴尬。

吃完饭,甄欣拒绝了我和她看点什么东西的要求,毅然决然回家去了。

她回家后不到一个小时,就发来了一个分手的信息。信息大意是,当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同意我成为她男朋友,只觉得“给他个机会好像也不错”,但她突然感觉这个决定很愚蠢,所以她需要“冷静冷静”,和我“分开几天”。

原来积木放下,就是生效的时候,积木拿起,就代表之前的作用失效,一切重新来过。

发现铸成大错的我,坐在那里愣了半天。

我给甄欣打电话,哄她回来。

哄了半天,她才带着一脸的决然来到我家。她同意来,明显是来和我摊牌,我并不是她的理想型,劝我放弃。

但我没有给她机会说完。

在她踏进我家门,坐我右手边的沙发上,刚要开口时,我就拿出那根“听从右边参加者指示”的积木,放在桌子上。

一瞬间,甄欣就把要出口的话咽了回去,只是目光灼灼地看着我,等待我的“指示”。

我心中转过千百个念头,最后终于开口:“你愿不愿意以结婚、和我生几个孩子、过一辈子为前提,成为我的女朋友,并且永远听我的指示?”

她当然说了“我愿意。”

说完,我就掏出放在桌子下面的工具箱,拿出锤子和钉子。在她的同意声中,把那根积木,牢牢钉在桌子上。

于是,我们开始恋爱了。

现在我知道了那积木上胶水痕迹的来由,那是王哥把积木黏在桌子上时留下的。

所以我觉得他有点傻,胶水总有一天会干,积木自然会脱落,而钉子不会。

我把那张钉着积木的桌子锯开,锯下带有积木那一块,将其放进家中的保险柜里。

除了我,再也不会有任何人打开这个保险柜。

我彻底放心了。

甄欣终于开始和我同居,我们的订婚宴,也正式列入日程。

她的朋友和我的朋友对我们的结合都很惊讶,但最终也没有人说什么。毕竟,喜欢上什么人,是一件不可控制的事情,不是么?

至少对别人来说,是这样的。

甄欣对我很好,但我总觉得不太够。毕竟我有了恋爱层层叠,只是钉死了一块,不是么?

所以我还是会去酒吧,用剩下的那些积木,制造“艳遇”。我对女人越来越了解,有的女人,只需要一个“误会”,一点“酒后的错误行动”,就可以认识。认识了,就可以勾搭。勾搭上了,就可以上。

甄欣很聪明,偶尔会发现我衬衫上别的女人的香水味,或者背上的抓痕。

她自然会生气,会哭,会想和我吵架。

但有积木的力量,我只需要对她下一个指示,她就会乖乖听从。

她躺在我的怀里,笑着对我说,不知道为什么,她从没有那么乖巧,甚至都不像她自己。很多时候她不知道为什么,和我吵架,我竟然一句话就可以让她消气,甚至可以让她忘掉生气的原因。

我对她说,因为我爱她,而她也知道我爱她,才会心疼我,不让我太难受。也因为如此,她才那么听我的话。

一天下午我回到家中,甄欣已经下班了,她做了一桌丰盛的饭菜,我们慢慢小酌,聊着今天发生的趣事。

我看着她的侧脸,她漂亮到仿佛自己会发光。

我很得意,不知不觉喝得有点多。

印象中她好像问了我什么,我说了什么,她拿出了一包什么东西,我又说了些什么话,然后我就实在撑不住,睡过去了。

等我醒过来时,发现自己被绑在了椅子上。

而甄欣正在用家里的所有工具,试图打开那个保险箱。

在我面前,刚买的崭新桌子上,散落着那些恋爱层层叠。

最显眼的是正摆放在我面前的那一条“说出你的一段(或几段)恋爱经历”。

显然,她已经知道我是怎么把她搞到手的。

我的嘴被用胶带封上。

我甚至没办法向她下“停下这一切”或“忘记这一切”的指示。只能眼睁睁看着她动用家中所有工具,终于撬开了保险箱。

甄欣看着保险箱中那方方正正的一块桌子碎片,和上面钉着的积木,沉默了好久。

好久好久之后,她蹲下哭了起来。而我有千百句话想说,想说我多么喜欢她,想说她多么好看,但我只能发出“唔唔”的声音,在椅子上挣扎。

哭完以后,她摸起一把羊角锤,将积木上的钉子起下,将积木拿起来。

积木离开桌面的那一刻,她长长地吐了一口气,转过身嫌恶地看我一眼,把那块积木扔在我身上,关门离去。

她再也没有见过我。

而我挣脱束缚后,第一个决定是离开这个城市。

过了好几年,换了个城市工作的我,一切都顺风顺水。

我更会打扮自己,谈吐也更加有趣,而我看上的女人,没有一个能拒绝我。

因为我有恋爱层层叠。

我喝酒越来越多,睡得却越来越少,开心的时候越来越少,心情越来越差。

我想,当年我大概,做了一件彻彻底底的错事。

我想甄欣。

我想,如果当年我认认真真的和甄欣在一起,且只和她在一起,她会不会和我相伴终老?

午夜梦回,辗转无眠,我看着身畔躺着的女人,盯着她的精致面容,却一直在想甄欣。

我爱甄欣。这绝不是因为她是我唯一得到又失去的女人,而是因为我真的爱她。

我要去找回她,我不怕她拒绝我。

因为我有积木,让她会听从我的指示的恋爱层层叠。

雇了个侦探,我摸清楚甄欣现在工作的单位和常去的酒吧。我请了假,兴冲冲地去了那个城市,那个酒吧,坐在她座位左边的桌子上。

甄欣转头,认出了我。

我没等她说什么,就往自己衣兜里掏去。

那根听从指示的积木就在我口袋里。

我知道,无论她怎么讨厌我,只要我放下那根积木,她就又会是我的。而这一次,我会更小心,不会再让她逃脱我的掌心。

但,她和我做了一样的动作,而且,比我更快。

当她把手中那根白色积木放在面前的桌子上时,我的心沉了下去。

那积木上写着“按照左边参加者的指示去做”。

甄欣说:“不准动”。

我就再也没有动。

甄欣看着我,脸上的神色让我心痛至极,我这么爱她,她为什么还这么看着我?

那仿佛是在瞧地上的垃圾。

她纤细白皙的手指用力按着那根积木,我的眼珠随着她的手,死死盯着那根积木。

她说:“你一定想不到,王XX是我姐夫,而我姐姐有另一半积木。”

她接下来说:“你会把我······”

后面的事情,我没有了记忆。

我只知道,当我清醒过来时,已经回到了我的城市。

而我的积木,已经都不见了。

那个女人到底对我下了什么指示?

等等,那个女人?

她叫什么?

甄欣?她家住哪?她在哪个城市?她做什么工作?她长什么样子?她电话号码是多少?

我为什么全都忘了?

我辞了工作,疯狂地寻找关于那个女人的蛛丝马迹,但我什么都找不到。

我记得她叫甄欣,但为什么我问过了所有朋友,都说从不认识叫这个名字的女人?难道她连自己的真名,都一并在我脑中抹去了不成?

她篡改了我的记忆,但,到底篡改了哪一部分?

不,不能这样······我爱她!她不能这么做!

我······

我爱她······

“我爱她······呜呜呜······我真的爱她。”吧台旁边卡座的男人,胡子拉碴,形容枯槁,讲完故事,端着酒杯,哭着。

酒吧女老板今天竟然在吧台后当班,正在切柠檬,咚咚咚的声音,悦耳且有节奏。

那男人听到这声音,抬起头茫然四顾,又再度低头哭起来。

女老板注意到我的视线,朝我笑笑,放下刀,低头擦拭杯子,她的手纤细白皙。

女老板擦了一会杯子,抬起头对那人说:“客人,我们要打烊了,麻烦您结下账。”

那男人掏出钱拍在桌上,仿佛根本看不到女老板一样,对我惨然一笑:“我要走了,这是我最后一次来这个城市,谢谢你听我说这么多。”

他踉踉跄跄转身出门。

女老板盯着他的背影好一会,轻轻叹口气,才收起钱,重新忙活起来。

等等,这个女老板是不是也有个姐姐,她的姐夫,好像去年还是前年去世了来着……

那个什么层层叠拥有什么能力来着,篡改记忆?

我思索着一切,朝女老板望去,趁她不注意,看向女老伴身后的木质酒柜。

酒柜上层,酒瓶后面,不起眼的地方,用钉子钉了一块白色的小木条。

那好像是一根积木,就是那种有些酒吧里常见的,用来促进感情的小玩具。

这种积木的名字,好像叫······

恋爱层层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