点解爱情

短篇辣文公车姑娘 可能是我的情不自禁伤到了她

忘不了那次在公交车上遇到的姑娘,她弱小的身躯在公交车上轮流挤压!可能是我的唐突,我的情不自禁让她害怕,邂逅毕竟是邂逅!

我今年27岁,在一家外企做销售经理的工作。销售收入虽然高,但也不稳定,压力也大,我独自一人在上海闯荡三年,也不过是险险站住了脚。转眼到了适婚年纪,家里也开始给予这方面压力,而我也不是不想成家,只是谈了两个女友,最后都因为现实的物质原因分手。

于是我也看淡了,也不想费精力谈感情了,只不过单身寂寞时,还是会上网去认识认识异性,纾解内心空虚。

4月份的春天真是让人春心荡漾的季节。还记得在公交车上的第一次相遇。

那天我在公交车上的时候人比较多,我就站着中间的位置。发现旁边有个美女,不过旁边坐了个男的,我想应该是她男朋友了。

到了站,本来我要下车的,但是发现她旁边的男的下车,原来不是她男朋友。就这样我就坐在她旁边,车继续往前开了。

又到了一站,基本上人都下完了。就剩下我和她了。因为我时不时盯着她看。所以她大概知道点什么。我们四目对视了下,她笑了笑。我就开口了。这车是开到哪的?

她很诧异,啊,你不知道开到哪,你还一直坐啊,前面几站就要下了。因为那个。所以就一直坐着。她笑了。估计觉得我挺搞笑。

这时候我注意到她了,好精致的女孩,微长的头发,齐到肩膀,很柔顺的黑头发,很整齐,刘海盖过眉毛。带着一副透明红色书生眼镜,非常清纯。没看到眉毛,圆润的鼻头好精致的女孩,特别是她的小嘴巴,嘴唇跟她的肤色一色,好白哦,白里透红。好诱人。

她坐在我的右手边,左手插着大衣的口袋,右手抓着车上的吊环扶手,面朝窗外。我右转身子可以细细看着她,我的头与她的头相距大约30厘米,就像情侣一样距离。

我大概是喜欢上了她,但是我最后快要下车时候,抓住了她的手,能不能给我你的联系方式呢?她嗖的一下甩开了我的手,你这人,干什么?可能是我太唐突了,她一下子窜到后边了!唉,原本以为这会是我的艳遇、、、但是就是这样的一场邂逅,我似乎是像中了毒一样的忘不了她,我很多次还按照这个点坐车,看还能不能遇到她!可惜再也没有!

无数次地对自己说就这样结束了吧!人海茫茫,两个人能相遇不容易,做不成情人仍然感激缘份的赐予吧!但总是不甘心。不是不甘心就此了断,而是不甘心结束时没有一个人来画上句号。

于是,整天被莫名的深深浅浅的情绪笼罩,满怀忧伤,无处诉说。明明知道这是一场没有结果的爱恋,却总是柔肠寸断地等待!等什么呢?婚姻,不要;权钱,不要。到底要什么呢?

很想再去那个城市,多次回味那些为数不多的言语,忧伤的情绪深深地排解不去。烂熟于心的通讯方式在眼前模糊一片,可再也不想细说一个字。怕打挠了他,怕惹了他烦。将无数疑问、责备、愤怒强压于心,真害怕有朝一日无缘由地爆发。

更多的时候,我很想亲自向他诘问:你可不可以不爱我让我也不要爱上你?你可不可以不爱我就不要来招惹我?你可不可以不爱我就让我独自孤独终老?……我拼了命地压抑自己,不为保护优雅的灵魂,只是不想贬低高贵的自尊。

奢靡的都市生活早已给这座被遗忘的城市掩盖上了薄薄的面纱,我不想把一切都献给回忆。或许,这座城中我和她还会相见,可我们的故事已经化为灰烬,在火机擦出那束淡黄色的火光,刹那间累积的文字和她灰飞烟灭。

我在熊熊火焰的燃烧中浮想联翩,所有的梦在分针的转动中烟消云散。不敢去拨开那段溅满伤痛的追逐,疯狂的在落满雨水的跑道上奔跑。我们还能有开始,我在心中默默的埋下期许。

声明:本媒体部分图片、文章来源于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,请与我联系删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