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吉文

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

其实我还是蛮帅的(笑),看到自己的照片第一感觉是大家很辛苦,口罩等防护品压得比较实,有的人压得重一些(皮肤)就破损了。

我的心理压力还是蛮大的,如果说没有压力是假的。一般人第一次进入病房,适应环境、慢慢熟悉各方面后,压力会小很多。我每天查房走在最前面,那么对于有些没有经验的年轻人的压力就会好很多。

总的来说,我最早的两周比较有压力,后来又有很多救助支援,疫情不止我们不退,大家踏踏实实工作,积极想各种方法救治。

因为我在采购年夜饭食材的过程中收到这项任务的通知,我想在回去之后好好补上年夜饭。

采写:南都记者 周宇

摄影:南都记者 钟锐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