监管风暴之下,直播平台涉黄内容刹车,短视频平台“少女妈妈”内容被下架。

而在各类社交音频语音平台,或赤裸或隐晦的色情内容正以多种新形式蔓延,受众不乏未成年人。

南都记者近日调查发现,在荔枝等音频平台,“磕炮”教程、剧情类ASMR内容大打色情擦边球,部分内容露骨;在Hello等语音平台,有用户连麦公开“磕炮”,还有人以此牟利;在陌陌等社交平台,甚至有人发布明确针对未成年人的有偿交友信息,言语挑逗……

在陌陌等社交平台,有用户发布明确针对未成年人的交友信息,部分内容露骨。

大叔征“萝莉”愿给零花钱

有人自曝猥亵小学生

在陌陌等社交平台,甚至还有成年人发布明确针对未成年人的有偿交友信息,部分内容言语挑逗,包含性暗示。

南都记者在陌陌平台看到,主题为“00后”、“大叔vs萝莉”和“学生”的圈子,分别有成员10.8万、8.6万和4.4万。除同龄人之间交流外,这几个圈子也是针对未成年人“有偿交友”的高发地,“资助女学生”、“收00后义女”类的帖子并不少见。

4月8日,南都记者在“00后”圈子看到,一男用户自称34岁,发帖“征满17岁在京的萝莉,可以长期的,有意私聊”。该用户头像是一张卡通表情图案,上面的文字是“诚信约炮,只进入你的身体,不进入你的生活”。他还在一个标注为16岁的女性用户照片下留言,“同在北京,妹子来私聊?每次见面可以给你一些零花钱,怎么样?”

此外,一31岁男用户发帖征友,明确说要找“小妹妹”,“中学生或高中生”;一女用户多次发帖“找弟弟”,其在内文中称,“想帮一个18岁以下的弟弟吸XX,有没有喜欢姐姐的”,每次发帖均能收到几十条评论响应。

甚至,还有人发帖自爆猥亵小学生。4月9日,南都记者在陌陌“学生”圈子看到,一位名为“X仔”的男性用户发帖称,“今天我的小学生给我口,发现现在孩子活真好”。有人在评论中让他帮忙介绍一个“小女学生”,他说“可以啊,你给我啥好处呢?”有评论说“你可以死了”,他回复“来这圈子在这装正经,快自己退了吧。”南都记者随即举报,1小时后,该网帖被删除。

此外,还有疑似未成年人发帖索要红包、礼物,甚至贩卖“私房照”。

一名为“XX酱”、资料标注17岁的女用户,发布动态多为身穿洋装、白丝袜、cos服,扎双马尾的不露脸照片或短视频,配文“这周多上一天课”等正常内容。

根据其个人资料语音介绍中留下的QQ号码,南都记者添加她为好友后,对方发来一张“福利”广告,报价“大尺度私房露脸照88.88”,“永久会员:6套私房+后期更新 188.88”,“会员有专属视频”。

“XX酱”告诉南都记者,她今年17岁,照片中是她本人。她还发来打马赛克的照片缩略图,称88.88元能买到150张“福利”照片,并让记者发QQ红包或者微信支付,“付款秒发”。

律师:

互联网平台应为未成年人提供特殊保护

南都记者体验发现,上述平台注册程序便捷,只要输入手机号和短信验证码,填写性别、年龄并上传头像,即可完成注册。

其中,只有Hello平台提示“本软件只供18岁或以上用户注册”。不过,注册时年龄可随意选择,并无相关审核机制。在南都记者加入的几个“磕炮”QQ群中,也有不少“00后”成员表示,在“玩Hello”。

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统计,截至2017年6月,我国19岁以下青少年网民近1.7亿,约占全国网民的22.5%。

打开手机点点手指,即有海量内容扑面而来,信息获取从未如此便捷。然而,缺乏审核或区隔的不良内容在各平台肆意蔓延,或对未成年人身心健康造成危害。

华中师范大学性学教授彭晓辉:

主播在语音平台公开“磕炮”并收取虚拟礼物,或其他形式的有偿“磕炮”,均可定性为性交易;如果有未成年人参与,则涉嫌犯罪。“虚拟礼物背后肯定有收益,只要促发了对方性兴奋和性唤起,且有即时的钱物支付,都属于性交易。”

陕西恒达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赵良善

根据我国各项法律法规及政策性规定,网络色情是否符合我国法律关于“淫秽”的定义,主要看行为标准和行为评价标准。行为标准即出现了直接以性行为为对象的表达行为就构成“淫秽”;行为评价标准即无论是否直接以性行为为对象,只要该表达是露骨宣扬色情淫荡形象,就构成“淫秽”。

公开“磕炮”或发布露骨广播剧等,都是采用音像方式公然传播色情、低俗内容,危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,符合“淫秽”的表现方式,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罪;如向不满18周岁的未成年人传播淫秽物品,要从重处罚。

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岳屾山

互联网平台应为未成年人提供特殊保护。未成年人在网络平台注册账号属于民事行为,8周岁以下的孩子无民事行为能力,不能注册账号,8周岁以上属于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,其民事行为应取得监护人同意。“平台应落实主体审核义务,如发现账号是未成年人注册,应给予额外关注与保护,如限制登录时间、时段、浏览内容及充值行为等。”

来源:南方都市报(nddaily)